新乡金穗男科医院
新乡男科医院电话

新乡一个患者自述:割包皮的亲身经过!

来源:新乡男科医院时间:2020-10-14 05:29

一个患者自述:割包皮的亲身经过!

    

觉得自己有点小毛病,不知道该不该去医院?可以在点击咨询对话框中直接咨询,提问是完全私密的。


  在一个普通的周末,一个普通的我做了一个普通的包皮环切手术,这在外人看来没什么大不了,但对于我,却是意义非凡,这可是我近30年来第一次自己决定的大事,在自己的宝贝上动刀,对于我这内敛型的人来说的确不容易,我人生道路的里程碑啊。言归正传,下面就把我这里程碑式的大事描述出来,给兄弟们分享一下。

  我一个“奔三”的人,谈过几次恋爱,但是终没有成功,总结经验,除了性格外,恐怕与第二个女朋友所说有关:包皮过长,当时是觉得不妥的,怎么说也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,况且安全性也没人保证啊,并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,从此很懊恼,后来的分手也与这个多少有些关系。时至今日,我孤身一人,痛定思痛,我感悟到她的话是对的。要想留住身边心爱的女人,就得忍痛把包皮割掉,我深悟此理。

  在一个周末,我悲壮的走进新乡新乡金穗男科医院医院,听朋友说这里的环境好,服务也不错,“请问先生,可以帮到你吗?”接待小姐的声音温柔甜蜜。“我、我、我去……”我扭着手不好意思地说。“你是不是要割包皮啊?”小姐的话让我大为惊骇。我回答了一声“是”之后,她就把我领到挂号的地方。在病历书上填写姓名、年龄、手机号码等,我还在看其他栏目,挂号小姐劈手抽去了本子,动作干脆利落。这又让我大为骇然。还站在旁边的接待小姐不禁噗哧笑了起来。我感到一切变得很有意思了。

  医生仔细查看了我的情况后就带我到了手术室,干脆的说:“脱”,战战兢兢爬上手术台,我大气不敢出。房间里的空调似乎开得太冷了一点,但我手心却全都是汗,医生好像看出了我的紧张,安慰说:“包皮手术是个很小的手术,别担心,几分钟就好了。”他的话真的起了作用,等到在手术台上躺好,我不那么害怕了。

  按照医生所说,双手放在脑后,深呼吸,直觉眼前一片空白,胸部以下已经交给了陌生人。这个时候我就是一头待宰的猪,由不得自己了。我觉得把自己比作一头猪,这个比喻不坏。的确像只猪,因为这时候我还听到了刨猪毛的声音。医生的助手比较温柔,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小腹,确切地说,在给我搽药水。一边搽,一边夸我:

  “你肚子很大嘛!”口气虽然温柔,却略带揶揄的成分。

  但我不知联想到了什么,心里万分感动。我这样想,你可不要以为我多情善感,因为所有的男人听到女人夸他大,心理都是这样的。这时候男医生说:“打麻醉针了哈。”

我感觉不到了,两位医生在我肚子上盖了一块布,一阵倒腾之后,我闻到一股烧焦了的气味。我知道此时他们在激光切割,程序是简单,切了又缝,但我却觉得这十几分钟比较漫长,一直催促:“好了没有”?幸亏医生有耐心,“就好了,就好了”。说完这句话,就听得剪刀响,喧喧喧的铰得还挺爽。剪下来的皮皮是什么样子呢?是不是像巴蜀人家的坩埚肥肠?

  “好了,可以起来了。”谢天谢地,终于好了,我一把扯开布帘,一骨碌坐了起来,眼睛首先查看我的宝贝。只见他耷拉着脑袋,一副无精打采模样。我提着裤子滚下手术台时,心里悲喜交集。据我所知,女人第一次和男人发生关系之后也是这种感觉:好像得到了什么,又好像失去了什么,这种情形就叫患得患失吧。

  走出新乡新乡金穗男科医院医院,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,那天我回家,平时十五分钟的路程,我走了一个半小时。因为受过刺激,我情绪激昂,看两边走过的姑娘,无论高矮胖瘦,有麻子没麻子,都觉得顾盼生辉、风姿绰约。

遵照医生叮嘱,回家之后,我循规蹈矩、清心寡欲。平日里做人,也是要求自己这样,但思想意识里,却经常犯强奸罪,想象着把公司三位前台轮*奸了好几回。现在连想都不能想了,叫人顿时觉得了无生气。于是就看娱乐片《武林外传》,于是就看儿童片《小兵张嘎》。

  一个星期后回到医院换药,医生告诉我伤口愈合的很好,当水浇上犹如处子的肌肤,感觉格外爽快,我的头头终于以崭新的面貌重见天日了。

  谨以此文哀悼我逝去的恋情,并祈祷我生命中的女神降临,阿门!


新乡男科医院在线咨询
新乡男科医院网上挂号

我院开通
网上挂号绿色通道

新乡男科医院绿色通道


新乡男科医院 | 在线咨询 | 医院介绍 | 乘车路线
24小时男科专线 医院地址:中国新乡市·新乡大道中
网站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备案号: